新浪娱乐

粮食保护碳排放…“正能量”《奔跑吧》常做常新

新京报网

关注
摘要: 上周五,浙江卫视《奔跑吧》第九季播出收官之夜,跑男团在与制作组的首次对决中,用持续奔跑的能量,为这一季节目拉下帷幕。

上周五,浙江卫视《奔跑吧》第九季播出收官之夜,跑男团在与制作组的首次对决中,以勇敢、团结,兼具智慧与幸运,用持续奔跑的能量,为这一季《奔跑吧》正式拉下帷幕。

作为市场中最为常青的“综N代”,走过八年的《奔跑吧》,本季再次创造了不俗的市场反馈。“美丽乡村淘金之旅”、“保卫粮食”等主题持续迸发欢乐正能量,获得多方大力支持。节目收视稳居榜首,CSM63城市组平均收视,实现收视整季连冠,其中CSM63城市组最高收视3.23。至此,《奔跑吧》本季累计全平台斩获热搜2200个。但该节目总导演姚译添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只给这一季打出90分。伴随这档节目走过八年,在他的复盘与反思中,本季的最终呈现与团队的自我预期相比,还有诸多可提升的空间。“九季,对于这个节目最大的挑战是克服心里的坎。我们需要在一成不变中持续带有初心、激情和归属感,常做常新,以强有力的动力去做好《奔跑吧》。这是我们的坚持。”

主题——

“保卫粮食”、“美丽乡村”、碳排放……

社会话题综艺化应有“分寸感”

社会话题,是《奔跑吧》永恒的主题底色。从“黄河大合唱”、“垃圾分类”、“鞍钢父子”,到上一季的“打头事件”、“时间无限循环”,每一季《奔跑吧》都试图以综艺化的形式,再现与时俱进的社会热点,表达时下年轻人的生活状态。其综艺与正能量完美结合的百变尝试,从未令观众失望。

而当观众的期望值越来越高,想选出具有生活代入感、大众真正关心的,又能通过综艺呈现出来的主题,对节目组而言却越来越难。“要么就是做过了,要么就是外化出来不够吸引人。”姚译添坦言。据悉《奔跑吧5》仅筹备期间放弃的主题就有二十余个,其中还有七、八个已进入筹备阶段,但经过一次次演练后,仍被遗憾淘汰。

最终,这一季呈现的主题包括“打工人特辑”、“保护国宝”、“碳排放”、“美丽乡村淘金之旅”、“粮食保卫战”等。姚译添介绍,这些话题虽听起来略显枯燥,但符合社会关注,且与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当经过综艺赋予其个性和视觉体验后,观众会在娱乐中潜移默化地接受科普,并有意关注这方面的问题,这才是《奔跑吧》想要实现的初衷。

因此在节目设计上,导演组也尝试将主题紧密结合有趣的故事包装,以及相关设定的剧情化代入。例如第二、三期的“保护国宝”特辑,国宝本身就具有神秘色彩,于是姚译添选择以“烧脑”和“宝藏”元素贯穿,通过视觉和心理的双重极致体验,加强观众对国宝的记忆与认知,激发大家保护国宝的欲望。

第五期“动物城堡”,跑男家族则集体变身“珍稀动物”,包括金斑喙凤蝶、蝠鲼、熊蜂等,他们需要收集到一定数量的“碳排放”,才能迁徙到目的地“彼岸”。在姚译添看来,“碳排放”关系到每一个人的生活,与地球生存状况息息相关,因此节目以鲜为人知的国家保护动物为主角,故事整体设计也偏向生存命运感。

“我们讲述一个主题的时候,不能只是蜻蜓点水,最后强行升华。还是要从一开始构建故事时,就根据主题本身的气质设计,怎么更好地结合,同时又不能过于严肃或者过于娱乐化。这种分寸感的掌握很重要。”姚译添表示。

嘉宾——

年轻嘉宾、元老成员“各司其职”

以默契带动节目效果

从2019年《奔跑吧》逐渐从明星视角转化为主题本位,“跑男团”经历了两次更新换代,加入年轻血液直面“综N代”生命力延续的同时,也重新黏合起80后、90后、00后等各个年龄层的观众。而本季随着宋雨琦、黄旭熙的回归,《奔跑吧》全面实现了“新”、“老”嘉宾的默契搭配。

在姚译添看来,这一季每位成员都有了不同的成长与变化,但共性是综艺表现更为舒适,自由度更高了。沙溢、蔡徐坤、宋雨琦和黄旭熙经过两季的磨合,这一季他们逐渐放下了真人秀的负担,不再带着强烈的工作压迫感,而是在每个游戏环节游刃有余地发挥。其中,年轻嘉宾在节目中的“放肆成长”尤为明显。例如烧脑特辑“黎明行动”中,拥有反派身份的黄旭熙拉着杨颖进行粤语加密对话,竟然机智地获得了“好人卡”;而他的队友蔡徐坤则另辟蹊径,把暗号编成了歌。两人的配合又好笑又荒诞,但同时具备年轻人的聪慧与随机应变。元老成员们则更像“变色龙”,为了节目效果可以随时切换模式,与新人形成化学反应,通过截然不同的方式激发节目的多元可看性。

例如第七期“谁是超越之星”,指压板跳远、跑步跳高等一系列运动项目,一开始飞行嘉宾不敢挑战,也拿捏不好综艺尺度,这时往往李晨会率先带头,一步步挑战比较高难度的游戏,把录制气氛带起来;随后年轻成员蔡徐坤、黄旭熙等会凭借体能优势,以较高的胜负欲和拼搏精神将游戏竞争感提升到如火如荼;而郑恺等成员们则会默契地另辟蹊径,从娱乐化、综艺化的角度,试图让这个环节变得更好笑。

在姚译添看来,“跑男团”家庭一般的归属感,令如今七位成员拧成了一股绳,在没有人设与剧本的限制之下,大家却各司其职,与节目组形成无言的默契搭配,这正是嘉宾伴随节目成长的深刻体现。“对于一档新节目,嘉宾可能会需要所谓的‘人设’,但现阶段的‘跑男团’成员之间更多是彼此的默契配合。节目需要哪个成员把身上哪一个特点表现出来,他们就会自然而然去表现。我们不再强化每位嘉宾的特点,而是在此基础上,试图创造出新的感受和节目效果。”

创新——

从游戏化到叙事化

节目走到第九季必须“常做常新”

“美丽乡村淘金之旅”是本季最具特色的一期节目。正值建党100周年之际,《奔跑吧》来到浙江湖州的美丽乡村。“跑男团”与嘉宾们在大巴车上做游戏,游览了妙山村的长颈鹿庄园,在以开放牧场而闻名的鲁山村挑战“打地鼠”,亲自在农家乐做灶台饭,最终在安吉余村的矿山遗址进行“最终对决”。

“游历+游戏”的慢综艺模式,几乎颠覆了《奔跑吧》正篇以往快节奏、强运动、高感官体验的特色,播出后观众的接受程度良莠不齐。在姚译添看来,本季《奔跑吧》最大的挑战便是改变传统的叙事手法,融合了更多元的节目模式。此次创新一定程度取材于2020年《奔跑吧·黄河篇》的录制。《黄河篇》所到之处大多是不被外界熟知的,曾是贫困或尚未完全脱贫的地区。而黄河流域交通与地理环境限制,也让《奔跑吧》常用的搭建类游戏难以实现。然而,节目组因地制宜,创新出的符合旅途拍摄的新游戏,例如结合藏族美食的“美食消消乐”、化隆拉面体验、 “保卫牛肉”、射箭比赛等,由于与当地特色匹配度极高,播后收获了大量好评。

“美丽乡村”采用了同样的方式,结合乡村历史特色与当地人文景观,在游历的过程中,通过游戏化的方式体验乡村风光。在姚译添看来,体验美丽乡村,任何设计都不如亲自体验。节目组需真诚地设计每一个环节,以最简单的方式表达最真挚的情感,而不是强硬植入,“我们不能只是跑去乡村做一些游戏。无论做饭还是打地鼠,都是为了增加体验感。实际呈现中观众也能感受到,确实现在的乡村非常美丽,这期节目才有意义。”

除“美丽乡村”特辑之外,为郑恺夫妇定制的“泉城热恋”特辑以郑恺寻妻为主线,在追逐中让“跑男家族”开启济南景点打卡之旅,与当地人一起向观众展现了济南文化的风采。“夏日消暑特辑”节目组则带领跑男团和嘉宾们来到三亚,在享受阳光、沙滩、美食、美景的过程中,体验三亚的魅力,并呼吁观众关注海洋生态。

姚译添坦言,他不敢说这类尝试一定能够成功,但在社会发展节奏加快,观众审美迅速更迭的时代,对于《奔跑吧》这档已经走过九季的“综N代”而言,内容永远不能一成不变。正如以往,团队会为保证节目效果,尽量以“好笑”、“好玩”作为挑选游戏的首要标准,撕名牌和指压板都是观众百看不厌的“老朋友”。但如今除此之外,姚译添更希望伴随主题变化,多尝试与剧情、场景贴合紧密,且并不常见的新游戏;哪怕其可看性、可变性和“笑果”并不强,观众也会提出不同的声音。“一档节目不可能永远吃老本。不去尝试,不去创新,你永远不知道其他事物是什么样子。我们希望让跑男能多一些可能性。”

新京报记者 张赫

编辑 佟娜 校对 王心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