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娱乐

舞蹈类综艺出圈难 《舞蹈风暴》能否刮起风暴?

澎湃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摘要: 这些年来,舞蹈类综艺中不乏收视率不错的,出圈的却寥寥无几。《舞蹈风暴》会是例外吗?它能像《声入人心1》那样“高走”吗?

《舞蹈风暴》能否刮起风暴?

洪涛[微博]团队制作,何炅[微博]担任主持人的大型青年舞蹈竞技秀《舞蹈风暴》于10月5日首播后,口碑不错。虽然这些年来,舞蹈类综艺并不鲜见,但《舞蹈风暴》还是以其“艺术推广+偶像选秀”的模式吸引了一批受众,在互联网上讨论度颇高。某种程度上,观众可以将《舞蹈风暴》视为舞蹈版的《声入人心1》。

这些年来,舞蹈类综艺中不乏收视率不错的,出圈的却寥寥无几。《舞蹈风暴》会是例外吗?它能像《声入人心1》那样“高走”吗?

舞蹈类综艺20年,仍在出圈的路上

正所谓,“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永歌之,永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舞蹈是一种大众化的艺术形式,从古至今就深受民众欢迎。在电视机普及和流行后,电视台便有了舞蹈类综艺节目。

中国最早的舞蹈类综艺,可以追溯到1999年央视综合频道推出的《舞蹈世界》。每期节目邀请几位(组)舞蹈演员或舞蹈爱好者参加,选手以打擂的方式同场竞技,重点介绍和宣传不同风格的舞蹈经典作品。20年来虽有过短暂停播,但《舞蹈世界》至今仍在播出,受到广大舞蹈爱好者的喜爱。

《舞蹈世界》属于草根舞蹈竞技,2006年东方卫视推出的《舞林大会》,主打明星舞蹈竞技。2007年,湖南卫视引进英国BBC火遍全球的《Strictly Come Dancing》,并进行本土化改造推出了《舞动奇迹》,同样是明星舞蹈竞技,只是比赛划分为男女两大阵营,入围赛阶段,男女两大阵营分别晋级,决赛阶段,男女阵营的优胜者重新搭档组合,进行PK对抗。

2013年,东方卫视推出了《舞林争霸》,原版是风靡全球的美国舞蹈类节目《So You Think You Can Dance》。节目模式是,专业舞者竞技,被称为舞蹈领域的“星光大道”。

同年,央视与灿星合作推出的《舞出我人生》,主打星素结合,怀揣人生梦想的草根舞者与明星艺人组成“舞蹈梦之队”,参与PK。2014年东方卫视推出《与星共舞》,引进了美国大热的《Dancing with the Stars》,由专业舞蹈家搭配一位明星共同参加舞蹈比赛。

至此,从选手来源来看,舞蹈类综艺已基本开发完毕。有草根,有明星,有专业舞者;在组合形式上,要么是明星+草根,要么是明星+专业舞者。这些节目大多收视率不错,尤其是《舞林大会》,从2006-2012年播出了5季,只是热度往往限于节目播出期间,播出后对明星的助益有限,就比如一个演员在《舞林大会》上拿了冠军,也许还不如其塑造的一个精彩角色给观众留下的印象深刻。

2017年北京卫视的《舞力觉醒》,2018年爱奇艺的《热血街舞团》、优酷的《这!就是街舞》,以及2019年优酷的《这!就是街舞2》,则代表了舞蹈类综艺的另一个新趋势:细分到具体一种舞种,深耕垂直领域,探索小众破圈。这些节目聚焦的都是街舞,因为其是青年亚文化的重要载体,与广大年轻人的距离最近。虽然《这!就是街舞》一、二季口碑都不错,在小圈子里也很火,但与真正出圈还差了一口气。

《舞蹈风暴》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推出的。从选手来源看,《舞蹈风暴》走的是专业选手竞技路线。节目开篇就谈到,湖南卫视历时一年,从专业艺术院校、院团、舞蹈工作室近6000组不同风格的舞者中选拔面试,挑选其中最优秀、最具代表性的50组舞者进入电视甄选,并且节目不局限某一类舞蹈风格,基本包含了全舞种,不限中西,无论古今。通过甄选的36组舞者将在之后的赛程中比拼争夺,由此诞生领衔中国舞蹈新力量的最强舞者。

虽然与《舞林争霸》一样属于专业舞者竞技,但《舞蹈风暴》加入了“偶像选秀”的元素,绝大多数舞者除了高技能外,还有高学历、高颜值。

这一策略,让《舞蹈风暴》有别于以往的舞蹈类综艺,也具备了流行的基因。

专业性与娱乐性的均衡

所有艺术类综艺,都需要解决的一个难题是:如何实现专业性与娱乐性的均衡。失去了专业性,节目也就失去了立足之本,但娱乐性匮乏,节目也很容易成为小圈子的自娱自乐。

虽然舞蹈与歌唱并置,是最普遍的艺术形式,但就流行性而言,舞蹈与音乐却有着不小的距离。既在于舞蹈对于专业性的要求更高,参与门槛高,也在于舞蹈的欣赏门槛更高。

舞蹈语言,除了最直观的舞蹈动作和姿态外,它还包括舞蹈的节奏,舞蹈的情感,舞蹈与音乐的配合,舞美的设计与渲染等。换句话说,舞蹈语言还包括情景交融、虚实相生的意境,包括某些抽象、只可意会难以言传的思想性和哲理性的观点(尤其是现代舞)。外行看的是热闹,比如动作是否华丽、技术上是否有难度、场面是否热烈,但一个经典舞蹈的价值可能更主要取决于舞蹈的内涵展现与韵味表达,没有相关的审美训练和舞蹈训练,普通观众较难欣赏到这一层面。

这并非意味着普通观众不喜欢专业舞蹈,他们更多只是缺乏了解的机会、渠道和常识,舞蹈类综艺则提供了一个极好的联系舞蹈与受众的平台。

《舞蹈风暴》首先在专业上有足够的保证,让普通观众哪怕不懂舞蹈,都能感受到舞蹈的美,都能“不明觉厉”。节目中所有舞者都是经过层层筛选的专业舞者,不少舞者更是国内国际大奖拿到手软。比如获得全票通过的李响[微博]是几乎拿遍全国所有奖项的全满贯舞蹈家,曾担任春晚节目领舞;张爱马笛和贾昊悦曾获英国黑池舞蹈节21岁以下组拉丁舞冠军,是有史以来中国选手在黑池获得的最高成绩;同样获得全票通过的刘迦,与杨洋[微博]并称“军艺双子星”,28岁已习舞22年,拿过荷花杯最高奖金奖……

而坐镇节目的五位评委(分为四组),除了刘宪华[微博]、彭昱畅[微博]的吃瓜群众组(负责年轻视角与综艺感),其他的几位都是舞蹈界的大拿,分别是著名国际编舞家沈伟,中国舞剧表演教育领军人沈培艺,资深舞蹈电视节目制作人扬扬。或感性或理性的专业点评,既可科普舞蹈常识,也可带着观众看“门道”,一点点理解舞蹈。

节目在流行上的尝试,除了高颜值外,主要在两个方向上发力。一个是所谓的“风暴时刻”,即利用时空凝结技术手段定格舞者肢体构成的某一瞬间的极致美,让观众更清晰地看到舞者“厉害”在哪。为了更好地呈现这经典的一刻,节目启用了360度全景相机系统,360度捕捉舞蹈的每一个细节,为评判不同舞种提供新的视角。

“风暴时刻”是《舞蹈风暴》的一个创新,但也受到一些专业人士的批评。在他们看来,舞蹈是连贯而完整的艺术,一个舞蹈高明与否在于它传递出的舞蹈语言;以一瞬间的定格来评判舞蹈,“体现了中国观众对舞蹈浅薄的认识——‘跳得高’‘举得稳’‘长得美’”。

但窃以为,这样的批评虽对,却没有考虑到一个在电视播出的综艺节目的娱乐属性,其应该在符合大众审美需求的基础上,采用寓教于乐的方式普及和传播舞蹈艺术,从而扩展舞蹈艺术的生存空间。“风暴时刻”并没有根本上损害节目的专业性;而对于门外汉观众,“风暴时刻”既是视觉享受,也可让观众直观感受到舞者的厉害。利大于弊。

节目在娱乐性上着力的另一个点是,往剧情类综艺靠拢,让综艺有一种“故事感”。一般而言,营造“故事感”有几种策略:呈现人物的成长与变化,制造冲突,制造CP等。节目中,舞者除了台前的表演,与评委的偶尔交流外,在幕后都会接受何炅的一个简短自由的访谈,让观众了解舞者背景。

只是,追求“故事感”,与通过台本或剪辑,刻意讲故事是两码事。就比如竞技类节目普遍爱“卖惨”,要么说自己经历了什么坎坷要么说自己付出了多少努力。但就像金星[微博]在另一档节目中,面对一名舞者诉诸现实不易与梦想脱节的故事之后说的,“我希望你能把所有的眼泪化在舞蹈中,不要说出来,不要流出泪,给我跳出来。”

与其通过舞者的“说惨”来表现舞蹈,毋宁以实力来征服观众。

舞者要成为怎样的偶像?

总体来看,《舞蹈风暴》节目模式新鲜,高手云集,舞蹈精彩,很值得一追。节目有望“高走”。只是联想到《声入人心》,也不免让人追问《舞蹈风暴》的终极目的是什么——仅仅是为了制造一个爆款的电视综艺吗?仅仅是为了往演艺圈输送几个“舞而优则演”的偶像吗?

节目中有这样一幕,刘宪华问一个年轻的舞者,有没有考虑去当歌手或偶像,该选手回答,“我觉得舞蹈也可以做偶像”。这个回答得到了评委的热烈回应。此前评委扬扬也说到,“我想告诉所有年轻人,在你们的偶像名单里面,从此要出现舞者的名字。”

“舞者也可以成为偶像”,这也是《舞蹈风暴》的一个立意。因此节目借鉴了“偶像选秀”的模式,以舞者的高技巧、高颜值,吸引饭圈女孩,助推舞者与节目的出圈,让舞者成为偶像。

只是,偶像有两个面向。一个面向是“舞而优则演”,一些参赛者不过是将节目当做进入演艺圈的另一个跳板,一旦成名后,便脱离舞蹈行业,成为演艺圈的偶像。

舞蹈从业人员的收入水平远低于明星,且专业舞蹈演员的职业寿命堪比运动员;更关键的是,舞蹈行业对于基本功与日常训练有非常严苛要求。扬扬在点评李响时谈到,“他们(舞者)是没有童年的,他们的童年全部都在排练厅受苦受累、受伤流血”。专业舞者类似于专业运动员,得下苦功夫,不敢有一日松懈。并非人人都吃得起这样的苦头的。

这样的情势下,舞者将节目作为演艺圈的跳板,无可厚非。只是作为一档节目,如果它的导向也是如此,那么,它称不上一档成功的舞蹈类综艺。

另外一个面向是,将舞者打造成为舞蹈行业的偶像明星。当今中国舞蹈界,超级明星还是非常少的,除了杨丽萍[微博]、金星、黄豆豆等少数的几个外,大多数专业舞者知名度有限。如果《舞蹈风暴》能够向市场推出几个始终扎根舞蹈界的新兴偶像,让更多舞者被看见,让更多观众了解舞蹈、热爱舞蹈,那么《舞蹈风暴》的意义才真正达到了——它刮起了舞蹈的风暴!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