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娱乐

《面对面》专访沈腾:“郝建”归来逼着我创新

摘要: 每一年观众对我们都有新的期待,一个是大家看的东西越来越多,一个是喜剧这东西用过的就不能再用了,所以它逼着你创新。

本文转载自央视新闻,原标题《春晚面孔|沈腾:抛开“郝建”,我是谁?》

2019年央视春节联欢晚会,沈腾再次演绎喜剧小品人物“郝建”。因为“郝建”这个角色,2012年春晚之后,沈腾开始获得广泛关注。沈腾并没有局限于此,这些年,他寻求突破,参加综艺,挑战大荧幕。“郝建”、“夏洛”、“王多鱼”,这些角色见证了沈腾的喜剧之路。这位喜剧人经历了怎样鲜为人知的故事?《面对面》专访沈腾。

关于春晚:“郝建”再度归来,逼着我创新

从2012年春晚开始,“郝建”这个角色,已成了一个深入人心的喜剧人物。作为扮演者,沈腾在大众心中几乎和“郝建”融为了一体。六次上央视春晚,五次演郝建,如何让郝建这个角色出新意,对沈腾来说是一个挑战。

沈腾:每一年观众对我们都有新的期待,一个是大家看的东西越来越多,一个是喜剧这东西用过的就不能再用了,所以它逼着你创新。

关于喜剧:用默片致敬卓别林,想拼就极致一点!

春晚舞台上的成功,让郝建成了沈腾的标签,直到2015年,沈腾参加一档喜剧竞赛真人秀节目《欢乐喜剧人》时,人们才开始忘掉“郝建”,记住“沈腾”。他的12个参赛作品被网友冠以“实验式喜剧”的称号,从第一期丛林战争到人贩子再到最后一期人类大战僵尸,深刻的主题和丰富的舞台元素带给了观众前所未有的体验。其中最令人震惊的是半决赛作品《小偷在哪儿?》,为了致敬喜剧大师卓别林,沈腾在比赛的前一晚力排众议,删掉了所有的台词,所有演员连夜按默剧排练。

王宁:怎么才能保证大家在看的过程当中不看手机呢?

沈腾:我跟你说演一半我心里都没谱,我从来没演过这样。底下鸦雀无声,我都不知道大家是看着奇怪还是怎么着,我就演着演着我感觉到大家好像在跟我一起在呼吸了。当我真演完的时候,一转过去一看,大家,我大家全场起立鼓掌的时候,我那一下踏实了。我当时转过去的时候,就我那眼眶含着眼泪也是带有现场观众带给我的。

王宁:感动。

沈腾:对,我觉得是一种成长自我挑战的一种成功。大家都把这种努力藏起来,创作的时候几十个小时不睡觉时候太多了,我熬的所有人都熬不动了,给我下感冒药,让我助理把白加黑的黑片给我放茶水里,因为大家真的是熬不住了,我这熬起来这拼命三郎的那种。我觉得只要你努力了,真正做到还是看造化。

关于电影:好的剧本都来了,你有什么权利不接呢?

刚刚过去的2018年,是沈腾的丰收年,接连拍摄四部电影,《西虹市首富》《李茶的姑妈》票房表现不俗,《疯狂的外星人》《飞驰人生》则在春节档上演,成为票房冠军的有力竞争者。沈腾的大荧幕之路,开始于2015年。那一年,开心麻花的第一部电影《夏洛特烦恼》上映。这部没有大导演,没有大明星,没有大预算的电影,当时并不被人看好。

沈腾:两位导演都是开心麻花的,对他俩是有着充分的信任。再一个是他俩给我摔剧本的时候,你看看这是50亿的剧本。

王宁:什么意思?

沈腾:就是他俩当时没拍之前就信心满满,当时挺逗的,当时他俩去请那英老师,那英老师一看,这俩小毛孩子当导演,挺质疑他俩的,你们这个觉得能卖多少钱,说20亿。

王宁:之后呢?

沈腾:人家没说话,想我们可能对钱没概念,其实并不是吹牛是他们俩很自信。那时候我起码是对剧本是很自信,我觉得这剧本真的是一个好剧本。如果演好了我觉得应该问题不大。

最终,《夏洛特烦恼》的票房高达14亿,之后,《羞羞的铁拳》《西虹市首富》相继成功。

沈腾:其实我并不着急,我也不是一个特别勤奋的人,今年的好剧本就不巧都赶在一起了。我本来打算就是说一年一部,甚至两年一部或者三年两部。但我再松散我再散漫,当一个演员遇到一个好剧本的话,无论怎么样他都不会放手。 因为有的演员一辈子可能都碰不到一个自己喜欢或者合适自己的剧本。你如此幸运,几个好的剧本都来了,你有什么权利说不接呢?

关于表演:老天爷赏饭吃,后天更需要努力

沈腾出生在黑龙江齐齐哈尔,家境小康,被家人宠着长大。父亲曾在海军的一个演出队当演员,姐姐自幼学舞蹈、美声,大学考进解放军艺术学院。在家人的印象中,沈腾从小就是个活宝,经常能把大家逗乐。中学即将毕业时,沈腾对未来仍然没有明确的志向,家人替他着急,怕他将来找不到工作,于是让他按照姐姐的路线走:考解放军艺术学院。军艺毕业后,沈腾加入了刚成立的开心麻花剧社,成为一名话剧演员。他们排的第一部舞台剧叫做《想吃麻花现给你拧》,以诙谐幽默的形式批判了社会上的种种不良现象。戏虽好看,但缺乏知名度,观者寥寥无几。最惨的一次,一场只有六七个观众,还没有台上的演员多。但每一次,沈腾都当作是全场观众对自己的考验。这种状况一直从2003年持续到2008年。虽然当时剧团的收入支撑不了一年的吃住行,但因为父母在北京,沈腾并不用考虑太多的生活问题,他可以把全部的精力放在话剧的创作上。

沈腾:那时候还是年轻,当故事跟包袱打架的时候,我当时就是留包袱,就感觉我让大家笑了就是最终目的,玩命搞笑不择手段。导致现在回头一看我那东西有自己的脸红,我很少回头看自己东西,夏洛特烦恼,春晚的小品等等,我甚至不让我家里人当我面看我的小品。

王宁:为什么?

沈腾:我觉得特别特别不满意,哪都不满意,就觉得看自己哪都别扭。

随着团队的扩大,有了更多好的话剧作品,开心麻花在京城话剧界闯出了名声,很多观众慕名跑到北京观剧,看开心麻花成了文艺青年的一种时尚。2012年1月22日,沈腾首次登上央视春晚舞台,与黄杨、艾伦合作表演小品《今天的幸福》,自此一夜成名。

沈腾:我并不是有意向往哪个方向发展或者转型,无论什么题材类型,剧本只要是好东西我就演。

王宁:是不是不想让大家把喜剧放你身上,而只是说演员沈腾就好了?

沈腾:对。

王宁:作为演员,特别害怕被人忘记吧,害怕自己翻篇儿吧?

沈腾:不是,扑腾了一辈子什么都没留下,还是白走了这一趟。

王宁:对你这种靠天分来吃这碗饭的人来说?

沈腾:现在可能大家有一个误区,觉得演员这碗饭好吃,钱好挣,我觉得这个还是真是像老人说的,老天爷赏饭吃,演员还真得靠天赋,后天要努力。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