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娱乐 电视前沿

陈坤谈《风起陇西》陈恭结局:古典主义的气节

新京报

关注
摘要: 在陈坤的理解中,这对于陈恭而言是一个很“爽”的结局。

日前,电视剧《风起陇西》在爱奇艺、央视迎来大结局。《风起陇西》改编自马伯庸同名小说,由诸葛亮因间谍“白帝”陈恭(陈坤[微博]饰演)提供的情报错误而失守街亭,首次北伐失败为起点,讲述了蜀汉派荀诩(白宇[微博]饰演)前去甄别陈恭叛变一案,两个小人物在风起云涌的曹魏、蜀汉反谍囹圄中生死博弈,步步为营。结局中,陈坤饰演的陈恭为保全大局为国身死,诸多观众为其感到“意难平”,甚至意犹未尽地提出疑问:“为什么陈恭必须死?”

该剧收官后第二天,陈坤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在他的理解中,这对于陈恭而言是一个很“爽”的结局。“陈恭可能是有悲剧色彩的,但是他让我觉得很过瘾。悲剧也可以是很过瘾的一生。他的命运感和气质在与他对职业的信念感和忠诚度,这是一种非常古典主义的气节。”

现场70%是计划内,30%是碰撞出的火花

经历了“甄别”、“反谍”、“碟中谍”等连环计谋,《风起陇西》最后一集中,荀诩与即将被枭首弃市的陈恭在狱中相见,愤怒、痛苦地质问陈恭真相。这场戏,荀诩痛心疾首,陈恭慷慨淡然。面对大义与生死,惺惺相惜的二人用截然不同的方式表达着内心悲怆,为这部作品画上沉痛铿锵的休止符。

陈坤表示,这场戏首先依赖于完整的剧本表达,剧本和导演共同在现场帮助大家进入这个文本世界。而与白宇两个人的情绪,也几乎在拍摄中是一气呵成的。在陈坤看来,陈恭和荀诩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亲人,虽然战场不同,但都可以为了大义牺牲,彼此有天然的心灵默契。“(拍摄时)我相信我是陈恭,他相信他是荀诩。我们在现场,70%是在计划内,30%是会有现场火花。因为情感是真实的,我们真实的在为这些角色哭泣,笑的时候是真心的为这个角色去笑。”

另外一场,陈恭与妻子翟悦(孙怡[微博]饰演)生死诀别的戏也曾打动无数观众。翟悦因暴露遭遇酷刑,为了不负国家,也为保护陈恭身份,翟悦在陈恭的怀中自尽离世。播出当晚,#陈坤哭到嘴角都在抖#的话题引得千万观众热议。

在陈坤看来,剧中翟悦之死超过了陈恭的预计,令他感到非常内疚,也促使他最终走向了结局的选择。而拍摄这场诀别戏时,“哭死我们了。”陈坤与孙怡连着哭了十几分钟,最终一条过,导演路阳[微博]称赞“很好”。“我跟导演说,要是不让我们过,我们就(哭)‘死’了。”陈坤戏称。

但相较情绪大起大落的重场戏,剧中陈恭在“倒戈”、“纠结”、“痛苦”中挣扎的每一次内心反转,于陈坤而言才是更大的挑战。陈坤说,在演陈恭的过程中,前期他是“藏住”的——在魏国担任间谍,首先在表现上要“藏”住自己的情绪表情。而后期,他的表演方式则转化为“默如雷”。这是一位导演前辈在指导他演谍战戏时送给他的三个字。“陈恭的前期和后期是又不一样的,后期他无论遇到什么事情,先沉默的放在自己的心里,微微有点胆怯,但是内心是有力量,要内外有差别。”

很高兴与底色相同的人一起创作

陈坤曾多次在采访中提到,《风起陇西》是一群底色相同的人,非常快乐地一起创作作品。所谓“底色”,于演员而言,或许是表演的方式,或许是对戏剧的理解。但对陈坤来说,那似乎是一种不问结果,不考虑任何外界因素,一心一意将全身心付诸于角色、于表达,真正去完成一部好作品的专注与执拗。

首先是导演路阳。陈坤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路阳曾时隔一段时间重拍了剧中的某一场戏。虽然彼时陈坤认为,那场戏拍得也挺好的了,但路阳认为,剪出来应该还不行,因为空气的湿度不够。于是剧组又在树林里面等待重拍。饰演荀诩的白宇亦然。路阳曾在媒体采访中透露,白宇是一个从创作出发的演员,总是会想知道文字下面,人物那些更有意思的部分,并不会因为一部戏好像挺好的,或者平台也不错,就来拍的。

与拥有同样底色的创作者、年轻演员一起合作,陈坤寻找到很多对表演的全新解读方式。他记得,拍《风起陇西》的时候天气特别热,大家都穿了三层衣服,每天的工作都很辛苦,也因此很少聚在一起,戏外交流也并不多。“但我很感谢这种没有太多戏外交流的剧组生活,我们在现场见面就是角色身份,我们底色相似,都很进入这个时代。”

这种感受对于一名成熟演员,似乎难能可贵,也是陈坤一直追求的。近些年,从谍战剧《脱身》中一人分饰或桀骜不羁,或沉稳博学的乔家孪生兄弟,到商战剧《输赢》中沉稳干练的销售奇才,“其实我什么戏、类型、角色都可以。(但)我要去参加,它一定是触及了我心里要表达的内容。”而一部《天盛长歌》,陈坤沉浸于其中七个多月,成就了在命运沉浮中隐忍、克制、不屈的宁弈;为饰演《和平之舟》中的军医张渡航,陈坤每天练习站军姿、跑步,生活中严格遵守军人行为准则,甚至节食减重十多斤……陈坤始终执拗地、心无旁骛地享受着创作的专注。“我们在长大过程中是用‘加法’,学习表演也是在‘加’。但到一定时候,我们开始选择,开始做减法。生命、表演、学习还有表达都是一样的。所以我也正在经历努力学习和蜕变的过程。”

新京报记者 张赫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