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娱乐 电视前沿

《星光大道》星光闪烁 武家祥把舞台当KTV(图)

本报记者 丁晓晨 每一年《星光大道》走出的选手都会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从阿宝、凤凰传奇(听歌)到李玉刚(blog),无不成为大众明星。最近举行的《星光大道》2007年度总决赛又走出了一群令人瞩目的热爱音乐的年轻人,他们也许不是比赛成绩最好的,但人气都很高,这些20岁左右的年轻人用自己对音乐的热情深深感染着大家。

张芯——

喝海河水长大的孩子嗓子好

《星光大道》2007年度总决赛的亚军张芯是个性格直爽的北京姑娘,电视观众对她印象最深刻的表演应该就是年赛时让人惊艳的《那片海》和《天下无双》。其实张芯可以算是咱们天津老乡,“大家都说喝海河水长大的孩子嗓子特别好,我可能就是!”原来张芯出生的时候,爷爷在天津铁路局上班,爸爸妈妈为了让小张芯有人照顾,就把她生在了天津,一直到两岁半之前,张芯喝的都是海河的水,“我对天津就是故乡的感觉。”张芯非常珍惜每一个到天津演出的机会,她告诉记者2月2日就可以回天津演出了。

30进6那场比赛的“变装秀”让张芯第一次知道,原来节目的设计是那么重要。当天的现场,张芯非常从容地变出一套一套“行头”,和多变的演唱风格搭配得天衣无缝,这背后有一段感人的小故事。比赛当天下午排练的时候,硬牛皮纸做的道具终于经不住十天排练中无数次的撕拉,固定用的“撕拉贴”粘性不好了,刚揭下第一张,最后的一个道具“小马”就显现出来了,“当时我的汗就出来了,晚上的比赛要是这样就真的完了。正当我急得火上房时,爸爸出现了,他沉着地拿起了针线,一针一线地帮我缝啊缝啊…… ”

张芯表示,这次比赛最大的收获就是“和父亲的关系越来越近了”,从小就是爸爸鼓励张芯做一位好歌手,带她去参加比赛,“2000年到2003年这段时间里,我想了很多事情,甚至弄不明白到底我和父亲是谁更爱唱歌这件事!”最终让张芯想通的是在美国一座黑人的教堂里,“他们都有自己的信仰,每个人都是一边哭一边唱,他们唱得都比国内的很多歌手好多了,我就跟着他们一起唱。我发现我能跟上他们,我不能就这样浪费了我的唱歌天赋。”

其实张芯的歌声我们早就不陌生了,曾经热播的电视剧《血色残阳》《生活秀》《守候幸福》的主题曲都是由这个小姑娘演唱的,今年将要与观众见面的《家》鹿鼎记()》的主题曲也由张芯演唱。《星光大道》的比赛并没有在心态上给张芯带来什么变化,“比赛后基本上很忙碌,没什么自己的生活,还要想接下来如何走自己的路。把每天要做的事做完再睡觉,事还是要一件件做到好。”

  武家祥(听歌 blog)——

把舞台当作KTV

来自山东的小伙子武家祥是《星光大道》在网络上人气最高的选手,这个英俊可爱的大男孩是高三的学生,虽然在网络上已经成为青春偶像,但他自己不好意思地说:“没有没有,我就是个爱唱歌的人。”

武家祥在《家乡美》的环节中为了助演的山东费县希望小学12个孩子落泪,成为很多电视观众记忆深刻的画面,小武表示自己也没想到会掉眼泪:“表演结束的时候,我忽然觉得对这些孩子有点不公平,如果他们和我一样出生在城市里,他们也能受到良好的教育,也能受到音乐的熏陶,也能像我一样快乐地生活。”善良的武家祥就因为这样,在舞台上唯一一次流下了眼泪。

 [1] [2] [3] [下一页]

自己喜欢做音乐,爸爸又是一名吉他手,很多人想当然地认为小武从小热爱音乐。其实武家祥以前是练田径的,还是国家二级运动员。除了学习萨克斯,小家祥跟音乐就再没有什么关系了。小学时爸爸曾经送给过他一架电子琴,调皮的小武却把它当成一件玩具,上去就拿脚乱踩,“从小上音乐课我都是被老师轰出去罚站的那个!”

初中时候,小武因为腰伤结束了运动员生涯,而真正开始爱上唱歌,却是从KTV开始。“也没有跟老师学,就是国庆啊、长假的时候跟同学去KTV唱歌。一开始我根本不会唱,就是跟同学一起,流行什么就唱什么,那时候周杰伦( 听歌)刚开始火,我就学了很多周杰伦的歌,跟普通的中学生一样,周杰伦、王力宏( 听歌)、林俊杰( 听歌 blog)……什么流行就唱什么。”武家祥认为,音乐这种东西一方面需要学习,更重要的是喜欢:“要自己唱得开心舒服,这是我总结的:在舞台上要拿出在KTV里的精神来。”

武家祥对记者说,自己成长过程中最应该感谢的就是爸爸妈妈,因为他们从来不逼小武做任何事情。小时候不愿意学音乐,长大了突然爱上音乐,父亲从来就没干涉过,“有一天我突然对爸爸说,我想学钢琴,我爸爸二话不说就给买回来了。”还有半年就要高中毕业,小武又做出了一个决定——报考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大家都反映我在舞台上的表现不如在台下轻松自然,我想也许学了表演,解放天性之后,能增加我的舞台表现力,以后我上台就会表现得更自然了。”而小武的爸爸妈妈在得知儿子的这个想法后依然很支持,还要帮小武找老师辅导专业课考试的内容,这又让懂事的武家祥感动不已。

  王二妮——

我姐说我太朴实了

陕北来的王二妮可是个人见人爱的小姑娘,年赛上,连来自韩国的BATTLE组合每一次点评时,都要抢着用中文说:“我喜欢3号,因为她可爱。”而通过短短几句带着陕北乡音的话语,记者也一下子被朴实的二妮吸引住了,二妮却说:“我姐看了比赛以后给我提意见说‘你也太朴实了!’”

二妮的朴实从名字上就能体现,“我从小就叫二妮,也不分学名和小名。我有个姐姐本来叫燕妮,可大家都叫她大妮,我就叫二妮,我妹学名叫小妮,大家都爱叫她三妮。”这纯朴的一家人都喜欢唱歌,二妮回忆说妈妈在干活的时候就给他们唱歌,而爸爸发现二女儿嗓子这么好,就把她送进了艺校学秦腔,那一年二妮才12岁。“我上了半年,吃不了苦就回家了。又上了半年中学,艺校的校长给我写了一封信,说我条件很好,不坚持下去就可惜了,我才又回到艺校。”

二妮的朴实还体现在她对比赛的态度上,别的选手都说不在乎比赛的结果,而是在过程中的收获,而二妮则对自己三场比赛的结果耿耿于怀:“参加了三次都被刷下来,每次我都很难过。特别是月赛那一次,比赛那天正好是我生日,结果还是刷下来了,心里特别难受,又生气又委屈的就哭了。还有一个原因,所有的选手都有亲人陪着他们比赛,就我是一个人,当时就觉得特别孤单,回去整整哭了一个晚上。”

年赛的时候,二妮的助演嘉宾阿宝在现场说:“要是把二妮打下去,我就再也不来《星光大道》了”,结果二妮却又一次与第一名遗憾的擦肩而过。这次二妮反倒能够接受了:“那天一直比到12点多,之前我又一直太忙了,我们安塞那边过来的助演们,吃的住的都得我帮着打理。最后那一轮嗓子确实是不好了。”原来,自从2001年参加各种比赛开始,二妮的事情就全都由她自己一个人打理,“我家是农村的,有时候想帮也帮不上忙。”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问起二妮参加《星光大道》之后的变化,二妮开心地说:“以前是县上的人都认识我,现在别的地方也有人认识我了。再有就是现在演出特别多,当然钱赚得也多了!”二妮的大实话让大家都笑了起来,同时也觉得大妮的“批评”一针见血。现在,二妮已经在北京生活了一个多月,每天都在录像和演出。春节期间,《过年七天乐》、《与您相约》、《星光大道特别节目》中都有二妮的身影;过了年,大家还有可能在青歌赛中再次看到二妮精彩的表现。

  塔斯肯——

酷似费翔(听歌)的哈萨克小伙子

哈萨克族小伙子塔斯肯绝对是星光大道舞台上最亮眼的那一个,酷似费翔的外形加上1.86米的身高,总是能让人一眼就看见他。而在舞台上对齐秦( 听歌 blog)和孙楠(听歌)嗓音的模仿,也让人深深的把这个清澈的男声留在脑海里。

大多数少数民族选手参赛都会选择带有强烈本民族特色的歌曲,而塔斯肯在《星光大道》的舞台上却为大家带来了更多的英文歌和曲风大气的流行音乐。对此塔斯肯解释说:“我不是不爱我们哈萨克族的音乐,我们民族的音乐最大的特点是旋律悠扬,在《星光大道》这个舞台上也许不适于展现。从上学的时候,来自国外的音乐就很吸引我,我也希望通过我的音乐告诉大家,新疆不是个闭塞的地方。”塔斯肯的外表也给他带来不少有趣的事情:“有的时候打车或者和陌生的朋友见面,他们都会问我是哪个国家来的。我说我是中国人,来自新疆的哈萨克族,又有人会问‘那你是不是住在帐篷里,每天骑马上学’,”后来被问得多了,塔斯肯干脆骗他们说:“有钱人家的孩子才骑马上学,我都是走路的,最有钱的孩子都骑骆驼上学。”“很多人对我们新疆的变化还都不了解,我希望通过我自己的努力,让大家通过我的歌声看到一个新的新疆,一个现代化的新疆。”

年赛上,塔斯肯请来了小阿尔法来助演,一大一小两位新疆帅哥的表演给大家留下深刻的印象。“阿尔法是个小人精,对节目的编排非常清楚,我们在一起一共才排了三遍,他就拍着我的肩膀说:‘放心吧,有我在,没问题!’”可能是由于“发力太晚”,这轮表演虽然精彩,但塔斯肯还是被淘汰了:“我倒没有什么,可是阿尔法,坐在那里一个人难受,‘我们表演的多好啊,怎么下来了’,我安慰了他两句,他还掉了几滴眼泪。”

大学里学习数学的塔斯肯已经“不务正业”地来北京发展多年,家中的母亲一直牵挂自己的儿子。“在新疆的时候,妈妈每天不管多晚都要等我回家。来北京之后,虽然我报喜不报忧,但我知道她仍然每天都在担心。现在事业上稳定下来了,她又开始担心,是不是时候该把我‘嫁’出去了!”

[上一页] [1] [2] [3]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