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娱乐 电视前沿

《韦驮天》低收视成现象 宫藤官九郎将转职舞台剧

摘要: 编剧宫藤官九郎近日出席某酒水发布会,并称自己2020年在影视方面暂时歇笔,回归初心,重返剧场,以舞台剧为工作中心。

(文/ihan)

近日,编剧宫藤官九郎出席某酒水品牌的新商品代言发布会,在主持人问候他“大河剧编剧辛苦了”时,宫九寒暄道谢后宣布了2020年工作计划:影视方面暂时歇笔,回归初心,重返剧场,以舞台剧为工作中心,这个想法已酝酿了一年,也是多年的心愿抱负。

有网友觉得这和大河剧《韦驮天》收视爆惨有关,并表示宫九写得如此难看,歇着好好反省吧。

收视率确实惨:历代倒一,大河剧史上首次平均收视个位数,包揽历代单集最低收视前19位。

其实,日剧迷大概都心照不宣一个事:宫九的剧叫好不叫座,有趣好看可收视低迷。然而这次媒体和给出差评的观众将之形容成‘でんでん現象’。

这个现象是指,观众在开头几集的评价很差,中间好多人弃剧,剩下追剧到最后的人都夸这剧好看,误当成“叫好不叫座”。

在近年大河剧的疲态走势下,跳出战国幕末、王侯将相、才子佳人的框架,宫九迎合奥运话题、聚焦小人物、创新双主人公双时间轴、并结合落语这一传统表现形式,还加入女性主义元素和“宫九式”搞笑元素。仅“用收视论英雄”,似乎有些残酷草率。

不过,还是有观众为这部剧点赞!

宫九堪称“编剧鬼才”,多次获奖,盛产佳作。

例如:叫好又叫座、在中国也很吸粉的晨间剧《海女》。

宫九的剧之所以好看,大概是因为自成一派的“宫九风格”吧。

首先是“怪咖”人物,有着可爱的缺点、独特的软肋,常无厘头自讨苦吃,但笑中带泪的成长很感动。比如《对不起青春》中的“耷拉眼河童”平助、“暗黑之虎”蜂矢。

《虎与龙》,热爱落语的黑社会青年虎儿。

然后是精彩的群像展现、精巧的人物关系。说到青春群像,就不得不推荐《池袋西口公园》

而关于恋爱中的男女关系,《曼哈顿爱情故事》可以说是玩遍了套路、还写出了无法复制的套路。

最有宫九特色的是超现实感——也就是脑洞大。在《还有第11人》《对不起青春》中运用了“亡灵元素”,有种独特的感动和喜感。

《监狱的公主大人》,脑洞清奇的复仇计划,却充满温情善良,像写给成年人的童话。

最后是宫九的“喜剧小剧场”,仿佛点睛之笔,比如《对不起青春》的“鳗鱼电台”、《虎与龙》的落语段子、《流星之绊》的小剧场。

宫九的剧真的是宝藏,还有很多佳作等着大家去挖啦。宫九本人也很宝藏,除编剧外,还是导演,自编自导电影《早死早投胎之地狱摇滚篇》

他本人也是摇滚乐队‘グループ魂’的吉他手,乐队名简单粗暴地翻译过来就是“团魂”。1995年乐队结成,2005年成立十周年时上过红白歌会,至今仍在活动,宫九还有个酷炫中二的艺名,叫“暴动”。

除了在乐队写歌外,他还给SMAP、TOKIO、关八写过歌词。

还出书,在《周刊文春》开专栏,同时也是电台主持人。

而开篇提到的回归话剧,则是他的原点,大学退学后他进入“大人计画”剧团,从导演助理慢慢成长到自编自导,他的乐队成员就是剧团里志趣相投的同事。此外他还在剧场收获了爱情,与一位编舞师相恋结婚。

作为演员,宫九出演过《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食梦者》《四重奏》等作品。

虽然影视歇笔,但他参演的冬季档新剧《古泷兄弟与四苦八苦》正在热播中!

把兴趣作为职业是很难的,而把好几个兴趣都发展成工作,则难上加难,但宫九做到了,并且做得有模有样。

无论哪个领域,都希望他能继续在所热爱的道路上勇往直前,走出一番新风景,给人们带来更多惊喜和感动!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