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娱乐 星闻资讯

冯提莫合约到期 "年薪五千万"的大主播值不值

新京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摘要: 2017年网络主播月收入在万元以上的仅有5%,月收入在1万元以下的普通主播占比却高达95%,月收入仅在100元以下的主播占比超七成。

冯提莫合约到期

新京报讯(记者 白金蕾)10月8日,歌手、主播冯提莫在其个人微博账号称:“到2019年9月30日,我和斗鱼的直播合约已经圆满到期,和各个平台的未来合作还在洽谈中。”平淡官宣背后,也流露出网红保鲜的困境,以及主播向明星跃升的难题。

冯提莫在微博中暗示未来可能不再与斗鱼续约,外界传闻抖音可能是她的下个签约平台。多位知情人士向新京报透露,冯提莫此次提出的签约价格为五千万元一年,属于较高的续约费用,综合计算超过张大仙、PDD、骚男、miss头部主播等。

作为最早投入直播领域的一批年轻人,冯提莫与斗鱼五年彼此成就,斗鱼上市之际,冯提莫也以歌手身份开办了首场个唱。2014年9月,冯提莫在斗鱼直播平台开始了其网络主播的生涯,后因在直播游戏时随意哼唱,被发掘音乐天赋。在斗鱼的力捧下,冯提莫逐渐成为流量担当,并成功翻唱、演唱《佛系少女》等多首歌曲。即使在冯提莫被爆出“会计挪用公款为其打赏”、“隐瞒离婚”、“为争夺一姐抹黑其他主播”等负面新闻时,平台均选择在背后支持。

那么在合同到期之时,冯提莫主动放消息吸引其他平台谈判,背后还有着怎样的故事?冯提莫从主播向歌手的跃升是否顺利,又会否影响到其直播的本职工作?对于直播行业而言,结束烧钱的下半场,花五千万押注大主播到底还值不值?

“年薪五千万”的大主播值不值?

“她现在的处境算比较尴尬的,一般大主播合约快到期时,原平台和希望争夺的平台都会提前开出合约,不会等到合约到期了还没找到下家”一位来自山东的直播公会老板告诉新京报。他认为冯提莫出现这种情况,大多是由于直播数据与薪资不匹配。

据第三方直播数据平台小葫芦,2019年9月,冯提莫的小葫芦数据在斗鱼平台排名38位,直播间月活跃粉丝数为89.50万,月平均打赏为20.9万。其收入指数在斗鱼平台排名第30位,人气指数在斗鱼平台排名75位,增粉指数排名57位,而8月的三个指数则分别排名43位、52位和28位。

与冯提莫的做法不同,大部分主播合同到期是不会通过官方渠道发声的。此前,快手在得知斗鱼一位头部主播的合同将在下半年到期时,计划在5月约见该主播商谈签约事宜。而斗鱼则抢在快手约见的前一周,由COO程超带着频道负责人,直接堵在了上述主播的家门口,当天完成两年续约。“不得不感慨,斗鱼在主播的风控上非常严格”,一位接近快手游戏直播的人士称。

多位直播行业人士分析称,大主播对平台而言并不赚钱,因为粉丝都是跟随比较久的,打赏都打过了,剩下的只有品牌效应。但大主播往往不愿意过多对平台进行露出,活动配合度也较低,如何选择其实就是单纯的投资回报问题。

“主播对于直播平台,就像大剧热综之于视频平台,错过一个热门的主播固然会有一定的影响,但直播平台更在意的是整年节目的排布,以及主播头、中、腰部比例的配合”,一位来自湖南的直播公会老板告诉新京报。

根据映客、花椒、一直播、美拍、陌陌、火山等六平台的数据,2018年上半年,六平台共143.79万位主播半年收入47.032亿元,平均每人收入为328.90元。

腾讯研究院调研显示,2017年网络主播月收入在万元以上的仅有5%,月收入在1万元以下的普通主播占比却高达95%,其中月收入仅在100元以下的主播占比超过七成。

单纯网红生命周期只两年?

映客直播董事长奉佑生在此前接受本报采访时曾指出,泛娱乐直播,签约主播就可以开播,现金流更强,缺点是用户黏性不足,用户和主播都是常换常新。

“单纯网红的生命周期只有2年”是直播和短视频圈里人尽皆知的言语。对于可以预期的用户审美疲劳问题,大多数人的做法是拼命生产更优质的内容,投入十倍甚至百倍的时间来写出更好的段子、做出更优美的节目。但实际上,这一切对延长网红的生命周期,并没有太大帮助。

人之所以产生所谓的“审美疲劳”,无不源于一个经典的心理学概念:刺激适应(Sensory Adaptation)。大量的心理学研究发现:任何的外部刺激,不论是电击,还是金钱给予,最终都会被“适应”,也就是让人无感。

这意味着,任何的外部奖励,不论是金钱、升职、性爱还是美食,都只能提供短暂的幸福感。比如,研究发现,大部分人中500W彩票大奖后6个月,幸福感水平和中奖之前几乎没有差异——所以500W只能带来几个月的幸福感。

由此,提供了新奇视角和独特体验的网红直播、段子,一开始让人感觉很不同、很享受,但慢慢大家就适应了这种方式,感觉到无聊,感觉到“又是这一套”,最终开始追求下一个网红。

也就是说,为了满足不同用户追求新鲜网红的需求,直播、短视频平台需要形成持续的网红培养机制,或者网红培养机构,这就是所谓的公会、或者MCN机构。

直播下半场公会成决胜关键

目前,直播行业也已发展成为一条庞大的产业链——衍生出了从事网红培训和经纪业务的公会,广告营销机构,线下展会,线上平台,甚至还有从事专业内容制作的公司。其中,公会是连接主播和平台间的纽带。平台依靠公会迅速扩大规模、培养新人、分担责任;公会依靠平台和主播获得分成;主播则依靠公会的培养、平台的流量,获得打赏。

券商分析师高闻(化名)曾向新京报记者介绍称,公会存在的意义有三方面:责任隔离,万一出现不当言论或出格直播,可以“撇清”关系;专业化分工,直播平台的主要任务是扩大用户和丰富商业化模式,所以会将一部分功能外包给公会;如果不签约,主播很容易被挖墙脚。通常来说主播、公会和直播平台的分成比例是30%、20%、50%。

早期,以斗鱼和映客为代表的直播平台,主播均采取直接签约模式,以YY和虎牙为代表的直播平台则采用公会代理模式。但近期,斗鱼和映客相继放开公会入驻,鼓励平台的大主播、大用户成立自己的公会,以自己的经验带领新一代的主播网红。同时,斗鱼还衍生出与大主播合开主播经纪公司,以股权方式绑定大主播的模式,斗鱼平台上以鱼字命名的公会,皆为斗鱼参股。

对于平台方面,曾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当平台快速铺开的时候,需要公会的帮助。YY方面也曾公开表示,公会是一个特色化且不可或缺的存在。公会在挖掘主播和培养主播的过程中都扮演着重要角色。公会作为平台和主播之间的桥梁,将旗下主播培养后直接输出到平台,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平台运营压力。

一位直播平台投资人对新京报记者说,当平台进入到精细化运营后,公会则会出现能力不足、赚取差价等问题,这时就需要部分公会退出,平台与核心主播直接签约,削减中间环节,但直接签约和公会代理的比例需要精确计算。但这样也存在平台和公会争利的风险。

互联网分析师唐欣认为,现在直播行业跟早期疯狂烧钱的状态差别很大,可以定义为下半场,也可以定义为成熟或者理性阶段(对应之前的起步和爆发阶段)。这个阶段,用户流量和主播资源基本上被头部几家企业垄断,中长尾玩家面临淘汰,考验平台的不再是对个别主播的争夺,而是整体的运营和签约体系。

新京报记者 白金蕾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