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娱乐 星闻资讯

网红否认结婚五千万请明星:演唱会就是三千多万

摘要: 辛有志:我其实就是借着一个企业对用户的回馈,给自己的老婆带来一份幸福,没想到大家把它看成一场婚礼。

网红辛有志回应演唱会争议

你知道快手顶级流量辛有志吗?

前几天,辛有志因为在北京奥林匹克体育中心办了一场演唱会,登上了微博热搜。

人们盛传,这场有成龙、王力宏、张柏芝、邓紫棋的演唱会花费7000万,请来的嘉宾有四十多个,都是为辛有志和他老婆初瑞雪的大型婚礼站台。

辛有志冲上了微博热搜,但热搜词条并没有他的姓名,而是被冠以泛称“网红”。然而在快手平台上,辛有志是一呼百应的顶级流量,粉丝超过2500万,他的ID是“辛巴”,如同那部电影里的少年狮子王一样,辛有志在一个网络丛林里占山为王。一个成绩是,那场奥体中心的演出结束之后,辛有志直播间带货,90分钟卖出1.3亿。

厚厚的次元壁横亘在两个不同的平台之间,辛有志被称为“平行宇宙的明星”。

娱理工作室联系到了辛有志,并造访了他在广州的公司。辛有志的办公室里放满了各色产品,专业的灯光已经架设好,两名化妆师严阵以待,三四名工作人员随时待命。

一阵寒暄后,后来他越来越放松,说出了自己的不忿:原本三千多万的演唱会成本,被放大成了七千多万;一次答谢粉丝的演唱会,因为加入了二十分钟的婚礼环节,被理解成了网红的土豪婚礼。

在快手上,辛有志先成为网红,再开始带货。而在人生轨迹上,他其实是一个穷怕了的哈尔滨通河县农民的儿子,十岁才有自己的第一件衣服,做过餐馆服务员,开过挖掘机,21岁时成为县城的头号水果商,却又沉迷玩乐,背负六十多万的债出走日本,最终靠着收“花王”纸尿裤卖,带着一百多万回国,一度给国内各大平台供应货物。遇上快手电商风口之时,他成为了这个平台的第一带货主播。

从住在别人家的仓房里的穷小子,到如今被众星捧月的顶级流量,有人说,辛有志像足了那个“了不起的盖茨·比”。

辛有志知道,这个比喻有两层意思,一是说他是个土小子,这个他认,但第二层意思的所谓上流社会,他不知道在哪里,也从没有打算往里挤,“我就是一个穷小伙子,我就代表这帮人,我就要干出点你们认为干不到的事。”

以下是辛有志的自述。

辛有志

莫须有的7000万

提出办演唱会,是今年三月份的事。当时我在直播间随意地聊天,大概有几万人,有人说别人家都办活动,咱们家也办一个。我想我这玩了这么长时间,也没做过任何活动,我就做给大家一个舒服的,不卖货的活动。

地点定了北京奥体,定完就开始找明星。我们联系了一些传媒公司,他们给了我一个名单,然后我再选了几个喜欢的,有成龙、邓紫棋、王力宏、张柏芝。

开始办了以后,我老婆就怀孕了。我俩在一起也没有办过婚礼,但是大家都知道我俩在一起的。我天天忙于事业,亏欠挺多的,但是女人其实挺好哄。我就跟媳妇说,演唱会中间给你插个二十分钟,我给你宣个誓得了,完了我老婆说也挺好,那么多人能看见。

我其实就是借着一个企业对用户的回馈,给自己的老婆带来一份幸福,没想到大家把它看成一场婚礼。

我印象中,婚礼应该是有酒席,有人随礼,也有接亲的环节,应该还有很多传统的环节。我跟媳妇说,还是欠你一个婚礼,等你生完宝宝之后,回老家给你补办一个,有酒席的,有证婚人的。

做完活动之后,我的第一个感觉是大型活动对企业宣传挺好。然后上热搜,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但是我很感谢大家关注我,也希望大家继续关注我。

可是现在很多人都认为我花7000万办这个活动,这个标题7000万是怎么来的,据我知道的就是3000多万,大家为了炒一件事,然后把这7000万写在开头,对我们公平吗?并不公平,是吧!还有说我抛弃妻子的,难道我把户口本拿出来给你看吗?我已经提交法律程序了,没有比那个更好的回应了。

我能质问全网说怎么来的吗?让你们给我拿出证据来?直播间里说也没用。为什么?渠道不一样。我的粉丝看到都很气愤,但是他们也不懂微博该怎么维护,我的粉丝很单纯,不会控评,啥也不会,而且网络当中这些东西,谁都控制不了。

至于对我产品的质疑,我还是那句话,我公开质量,公开价格。

有人说我是微商?有任何一点能说明我是做微商的吗?有说做微商就是违法的吗?我认为微商也好,电商也好,直播带货也好,或者是电商渠道,这些都是时代一步一个脚印的前进,它反映了时代的变化。我个人并不排斥微商,但是我自己并没有去做这个东西。

演唱会之后,我开了一个直播间,九十分钟销售额1.3亿。这与演唱会没有直接关联,我每周日都带货,数据也都很高。

我重视我的用户和粉丝粘度,我认为这比什么都重要。

出圈是什么?当明星?拍电影?大家可以来快手找我,人的一生需要感恩。不管今天在大家的口中,我是好的还是坏的,这一切都是用户给我的。

但是我也想说,第一次让这么多人知道我这个人,我想告诉大家我是谁,而不是用一些有刺的眼睛去看我。

我今年29岁,人很简单,中学没有毕业,20岁走到县城,22岁出国。在国外待了两年,什么样的苦我都吃过。希望更多的人用一种观看的眼睛去看待我,陪着我,监督我。

有人的眼里,快手是土味的,不那么高雅的。但当今社会,还在用有文化和没文化来评论人的高低等级吗?不管你出自何方,只要你怀揣着善良的心和感恩的心。鄙视链在哪个行业都有,我告诉自己的一句话就是,使劲奔跑,奔跑到骂你的声音越来越小,但是你会发现前面还是有人等着骂你,所以,你只能继续奔跑。

看得见天空的房间

小时候,村里的路边有一种测名字分数的仪器,我投了一块钱。一看,怎么只给了六十分。

回到家里,我把这个事告诉了我妈,她讲了辛有志这个名字的由来。

我父亲是借了一千多块钱娶的我妈。她嫁过去的时候,唯一的家用电器,就一个电灯泡,这是真实的故事。生我的时候,我父亲很穷,借住在别人家的仓库里。黑龙江的冬天特别冷,躺在床上的时候,人能看到霜从仓库顶漏下来。

父亲给我取名辛有志,是希望我能有志气,好好努力。

我十岁的时候,家里来了很多亲朋好友。姥姥给我买了一套新衣服,我妈的一个朋友也给买了一套新衣服。我妈妈拿了其中一套退回去,换了20块钱回来,留下了一套黄色的。这套衣服刻意买大了,裤管卷起来,我穿了三年。

至今,每当回到村里,邻居们总是过来摸摸我的手说,小辛小时候可没少挨打。我小时候不太听话,去我姨家,晚上八点回来晚了,就打了;考试考九十五分,也挨打了。第一次跟我爸发脾气是为我妈,他们俩吵得很严重,我妈气得躺在炕上不起来,我指着我爸说:“你以后不是我爸,我也不是你儿子。”

他们老是问我恨不恨我爸,我说我不恨,我觉得我应该更优秀,应该做每件事都不要让他脸上无光。

小时候的辛有志

十三岁,我们家盖房子,在村里开了个小商店,卖猪肉。十四五岁了,我就跟我爸一起上山采野菜,一天我俩能赚个一百两百的,晚上我就跟我爸去河里抬鱼,一晚上也能赚个一百二百的,生活条件逐步地就好了。

当时我辍学了,主要是因为一次考试。平常我总是考班级倒数第二,但是那次考试,我们班的倒数第一没来,我就成了倒数第一,于是我就离开学校了。

十五岁那年春节,从小一起玩的朋友回来了,他说在外边打工,我就觉得很好玩。当时我已经靠自己买了第一台手机,摩托罗拉V3。我觉得我出去之后,可以努力赚钱,给我妈买衣服,给我爸买剃须刀,可以做很多我喜欢的事。

回家之后,我跟我爸说要去哈尔滨打工,爸说“出去干啥?咱爷俩在这村里待着挺好,一年也能赚不少”,我们那时候一年能赚三四万块钱,村里也花不了什么。

我说,你是男人,我也是男人,我有我自己的想法。

爸说,你有什么想法?

“我想在二十岁的时候能开一台北京现代伊兰特。”我对我爸说。那辆车是我从家里的电视机里看到的,那是我爸去县里花了900块买的一个彩电。家里没有电视的时候,我都去我们一个老师家里看,每次还收五毛钱。

最后,我爸同意了。

背负六十万债出走日本

我在哈尔滨找了一个海鲜酒家打工,因为饭店有吃剩的海鲜,那是我第一次知道自己海鲜过敏。搞得又吐又发烧的,待了十多天就回家了。

第二年我去山东济南,上蓝翔技校学开挖掘机。

在挖掘机里坐了半年之后,我又回家跟我爸谈判,说这个东西我干不了。我爸给我算了一笔账,学挖掘机花了学费七八千,去济南吃住、路费,总共花了两万多,他问我为什么要放弃。

我说,坐不住,每天十个小时,就像个傻子。我爸同意了。

回村之后,我家的小商店越做越好,我妈看店,我和我爸收一些蛋,山野菜也好卖,每年收益还可以。

学开挖掘机的辛有志

十九岁的时候,我又坐不住了,想到通河县城里做生意。

我的想法很简单,我能走到县里,我的孩子就有可能走到市里,我的孙子就能走到别的省。我想一辈辈变得更好。因为穷怕了,我的姥爷、舅舅,很多人都不喜欢我,因为我总打架,我希望能让我的家人认可我。

去通河县城的时候,家里人给我拿了三万块钱。我在商场门口摆了个地摊,卖袜子、钱包、棉裤,有时候也卖水果,比如秋天,大伙儿都吃油桃。

水果生意有起色之后,我用4000块钱买了一辆五菱宏光的面包车。虽然不是伊兰特,但是我感觉很幸福。毕竟之前我们都是农用手摇三轮车,没有棚的,不管冬天刮风,还是夏天下雨,这个车至少有棚了啊。

二十一岁,父亲指着我跟我说:“你这辈子算完了。”

那时候我在县城开了第一家水果超市,水果袋子上写了“辛式果业”,人家都知道我。那两年,我逐渐认识了一些县城长大的孩子,我是一个不会花钱的孩子,他们教我,于是我开始不顾生意,天天跟朋友去酒吧玩,然后我这人又从来不吃别人的饭,总爱买单,赚的钱攒不下来。

我在台球馆有一支专属的球杆,一天打200杆以上,从早打到晚,累了躺着睡觉,第二天起来又去打,打了八个月的球,进了县里的前十。

水果超市逐渐荒废了,开超市的钱是管银行借的,后来水果腐烂滞销,也损失了一大笔。

父亲的话惊醒了我,但当我回头时,身上已经背负了六十万的债务。我换了手机号,关了水果超市,买了两箱泡面,也不泡,就干吃,十五天没有下楼。

等想明白之后,我开始想办法还债,那时候听说出国打工,两三年能赚二三十万。家里拿了最后的7万块钱,给我办了日本的留学签证,这里头还包括机票钱,以及日语培训费用。

我走的那天,我爸没有下楼,他站在阳台上,我妈趴在窗户上哭了。

“花王”纸尿裤

落地日本博多,我一个字也不认识。

我妈打电话说要给我打钱,我跟她说,你们就当没有这个儿子,我要是能混出个人样来,我找你们,要是混不出来,你们就再生一个。

那是一段计算自己兜里还有多少钱的日子。每次去超市,我都买那种快过期的菜,水果也吃不了。有个留学生走的时候,留了一双旅游鞋,稍微小了一点,但是我还是捡了回来,

那么多留学生,就我一个是想着去打工,不上学,天天琢磨着怎么能赚钱。其实出去过的人都清楚,如果只是一边留学,一边打工,能供给自己就不错了。

关键时刻,机会来了。

我发现中国留学生会去店铺买花王的纸尿裤,卖给中国的贸易商,一包赚三块到五块钱。于是我也开始倒腾“花王”纸尿裤,一开始也是骑自行车,后来攒够了钱,买了一台车。

在日本买车,前提是有停车位。为了开个停车场证明,我跑了三天,但还是开不出来。我记得我当时特别颓,蹲着,拿手在地下边抠边哭,连个停车场证明都开不出来,我不就是个废物吗?后来我去找了我们的校长,我不会说日语,找了个中国留学生,请校长喝了顿酒,对他说,我一定是你最好的学生。最后,在校长的帮助下,我买到了第一辆车。

如今的辛有志

留学生们都是下午一两点去收,一天赚个几百块,我就不上学,早上七点就起来,干到半夜十二点,一天能赚3000块。

每天最开心的事,就是晚上打电话给我爸,说今天挣了多少钱。

那时候我就睡在车里,醒了之后找个二十四小时店上洗手间,有时候也会借同学的地方洗澡。

一个月下来,我就赚了十几万,那时候我打电话给爸说,60万的债,很快就能还上了。

收“花王”纸尿裤的是中国留学生、嫁到日本的中国人,他们建议我来做老板,于是我在留学生群里找到了国内的贸易商,开始自己对接。我在当地租了仓库存放货物,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像便利店似的。

再后来,我的仓库被查封了,他们说我非法雇佣留学生。

这条路就这么断了,我只有回国了。

如今的辛有志

左手电商平台,右手快手

我当时回到了大连,然后又在天津港口成立了一家公司,其实很多产品都是我第一个带到国内做的,无硅油洗发水、牙膏还有漱口水。

掌握着进货渠道和客户信息,在日本合作过的朋友开始找我合作,组建一家新的公司。他们手里现金比较多,投了4000万,我把自己的200万投了进去,谈的是我占有整个公司25%的股份,我来当整个操盘手。但当时我不懂,股权那些东西都没签。

三四个月之后,他们开始剥夺我手里的一些权力,本来由我掌握的进货渠道、客户信息,都被他们掌握了,而且切断与我的关联。

等我懂了之后,开始试图跟他们谈,希望他们把200万还给我,但他们没有还给我。

我看清了一些事儿,回来还是继续做自己的公司,开始是做淘宝店,后来供给各大平台,京东、聚美优品、唯品会那些主流平台都是我供货的。

我开始玩快手的时候,它还没有商务功能。

当时我想的就是,如果有一天拥有了足够多的粉丝,我可以直接去跟用户接触,很有竞争力。

于是我就先玩娱乐平台,积累粉丝。我会跟大家聊聊创业故事,每天回家半小时,睡觉前想想这一天做了什么,哪件事做得好,做得不好,哪句话说得好,说得不好,然后早上七八点钟起来,再躺半个小时,想想这一天我要做什么,未来我要的定位是在哪。

每天能持续这么做,坚持三年,你会比别人的成长速度快。

主播与主播之间会互换粉丝,对方会在直播间帮我喊一波关注,我也会这样。我刚来快手的时候,送了很多自己的产品,我记得送了有几十万的产品,我不知道为了什么,我就是想送给大家。

去年快手开始有了商务的功能,然后我就开始做了这些进口产品,给自己的粉丝。

做电商之后,我发现很多品牌我们做不到性价比,于是我开始联系一些知名的工厂,跟一些技术人员聊,这些产品能否达到我们想要的效果,后来发现是可以的。

第一款产品,就是一款卫生棉。我们对比了全球很多卫生棉,就做了这款产品,第一场就卖了12万元,那时候我就知道会卖到今天这么多了。

我们团队的梦想,就是希望我们通过无限的努力,让三四线城市的人的生活标准能够提高,提高到比如说白领的生活标准,因为有很多好的产品或者一些好的生活方式,可能还没有更好地传达到三四线城市。我希望我们的团队的团队能够做到。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