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娱乐

阿萨亚斯:没有古巴支持就没有《黄蜂网络》

新浪娱乐

关注
摘要: 法国导演奥利维耶·阿萨亚斯在去年《双面人生》后,今年再次来到威尼斯主竞赛单元参赛。

新浪娱乐讯 法国导演奥利维耶·阿萨亚斯在去年《双面人生》后,今年再次来到威尼斯主竞赛单元参赛。《黄蜂网络》是他第一次将镜头延伸到美国和古巴,改编自巴西作者Fernando Morais的纪实文学作品《冷战时期最后的战士》,讲述了古巴政府派驻间谍深入美国,在佛罗里达地区打入反对古巴政府的流亡组织中,获取后者企图破坏古巴的一系列恐怖活动信息的故事。不同立场下众多人物的经历和交叉,阿萨亚斯试图努力客观真实地呈现事件真相,以及被政治国家情怀挟裹的人物的私密生活。遗憾的是,试图将这段独特历史客观呈现的同时,影片在叙事结构、人物刻画的挖掘方面不尽人意。不过,对外一直保持极度封闭的古巴最终同意导演在本土拍戏,这本身就是一件难得的幸运经历。因此,新浪娱乐在威尼斯和导演奥萨亚斯的这场对话,谈他的创作、他对电影的理解和在古巴的经历,也就仿佛一场独特的电影和发现之旅。

没有古巴政府支持就没有这部电影

新浪娱乐:此前你拍摄电视系列剧《卡洛斯》和现在这部小制作,都是在南美完成,二者之间有什么延续性吗?

阿萨亚斯:这的确是一部小成本制作,和《卡洛斯》的比较也是一个必要的步骤,要知道在《卡洛斯》之后,有各种各样模仿类似的影片出现。这部片子让我感兴趣的点是如何处理现代政治和现实历史,还有如何刻画这些性格突出的人物角色,并给观众制造强烈的情感。如果做比较,它更像是一部女性的电影,卡洛斯则是摇滚朋克版本。当然,想和埃德加·拉米雷兹EdgarRamirez(注:《卡洛斯》主演)一起工作也是这个拍摄计划的一部分,我们想继续合作。当巴西制片人罗德里格(Rodrigo Teixeira)把这本叫做《冷战时期的最后战士》的书寄给我时,我们谈不上去改编,因为书中已经有很多非常具体有趣的一手调查资料,提供了大量素材,讲述一个不属于我的文化范畴的故事和世界成为可能。要知道在拍摄这部影片前,我从来没有去过古巴,只是在写完第一版剧本后才第一次去了那里。

新浪娱乐吧:影片拍摄获得了古巴方面的协助吗?

阿萨亚斯:是的,尽管大多数剧组部门还是来自法国的人员,剧组里也有古巴团队。最初古巴政府是拒绝的,非常外交的做法,不欢迎我们去古巴拍片。最开始也不友好,但是慢慢的,在经历了某种意义上很神秘的政府机关的程序历程后,最终电影拍摄获得了许可印。(为什么古巴政府改变了最初的主意?)我想也许是他们读了剧本,发现这并不是一部反古巴电影,或许也知道无论怎样,我们都是会拍去这部影片,那还不如在古巴拍摄,他们可以更方便跟进。事实证明,如果没有古巴政府的支持,我们无法完成这部制作,因为成本就太昂贵了,而我们能够找到的资金加到一起很有限,必须尝试在资金可能范围内去做成这件事。在古巴的拍摄成本很便宜。法国主要投资商orange studio影片首映后特别开心,也很吃惊,因为相比预算,最后呈现出来的效果超出预期很多。古巴没有任何资金上的投入,因为他们不会把美金投入到这样一件事情当中。不过昨天的首映典礼上,几位古巴人也来了,在这儿看片。

不把自己固定,拍摄电影就是去探索世界

新浪娱乐:你拍摄的影片经常题材各异,可以是非常理想主义的故事,又或者是政治社会题材,不同类型、题材和拍摄地点的转换,对你来说是一个很适应的事情吗?

阿萨亚斯:我很适应尝试去做没有做过的事情,尽可能去创作一些新鲜的东西。对我来说,拍摄电影就是去探索世界,去了解不一样的人,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去看不同的文化和历史。不把自己固定在法国导演只拍摄法国电影的位置上,对我来说很重要,当然我也很高兴去拍非常法国的电影,但是当下却更想尝试不一样的东西。

新浪娱乐:这部电影题材最吸引你的地方在哪里?

阿萨亚斯:拍电影,首先是将你所掌握的有关人物的第一手素材集中到一起,然后才是放到一个现代故事的大框架下考虑如何来讲述。即便如此,人物也始终是基础。我想《黄蜂网络》最吸引我最给我灵感的地方,正是其中的人物卷入历史中,经历了一些比日常生活更宏大、同时还始终有相对私密的简单生活。如果我要用最基本的词语来概括总结这部电影,我想说这是一部有关家庭、一个被解散的家庭和一个非常团结的家庭的故事。

新浪娱乐:你的影片中也总是有对女性和男性的探索,改变拍摄环境,意味着也要面对不同的文化模式,这些会影响你的人物塑造吗?

阿萨亚斯:你知道当你在拉美拍片,就会直面一个男权比我所在的国家更严重的文化世界,当我拍摄这部讲述古巴间谍事件的故事时,脑海中对于这里的男人女人没有任何事先设定的想法,更多是被迫接受事实,因为这类型的影片本来就是尽可能尊重事实真相。

新浪娱乐:新闻发布会上你强调这不是一部政治电影,尽管如此,我还是感觉它是……

阿萨亚斯:这是一部历史电影。我这样认为是因为我并不想站队到哪一边,我在这里只是讲述一段完整历史中的一个片段。如果我真想拍一个关于古巴过去和未来的影片,那就是完全不同的电影了。这里我只是集中在一个特殊事件和它的事实上,当然,我知道这一段故事,在古巴本土人和流亡到迈阿密的古巴人之间分歧极大。这是一个可以有两个不同观点的叙事,而我的叙事,就像拍摄《卡洛斯》一样,集中在事实上,不去评价,让观众去看真实发生的故事。不是一个解释卡斯特罗政权有多了不起的童话般的故事,这完全不是我的本意,只是希望可以正确的讲述这段故事。

古巴印象:仿佛生活在两个平行世界里

新浪娱乐:新闻发布会上你说感觉在那里的人们并不能自由发言,你感受到的古巴究竟是怎样的?

阿萨亚斯:当然不能。古巴本质上不是一个民主国家,你知道这还是一个由国家专政控制的国家,人们生活非常艰难。 在那里,我们仿佛生活在两个平行的不同世界里,有一种很困惑的感觉,一方面有很多西方人,西方游客使用外汇,用几乎和在纽约一样的钱在餐馆里吃饭,另一方面,还有很多人生活在一个真实的古巴世界里,为另一种货币工作,哪怕是工资很高,也只是我们一个普通餐馆服务员或者导游收入的一小部分。因特网受到控制,你也没有WI-FI,面对这一切你会很难过。可以感觉古巴人的某种挣扎,面对是否要开放的选择,问题是此前没有任何模式,一方面我不认为他们想成为美国的经济殖民地,另一方面也并不想继续以前的社会主义。总之,需要发生点什么改变。

新浪娱乐:新闻发布会上你提到和影片角色的几位真人原型见过面,他们的态度并不积极,具体发生了什么?

阿萨亚斯:我和其中的男主角以及佩内洛普扮演的妻子Olga,还有影片中还是小婴儿的女儿见了面,我们一起吃了晚餐。还有盖尔·加西亚扮演的总指挥。某种程度上,这次见面对我还是有用的,让我了解到他们究竟是怎样的人。譬如说你可以真实的了解到Olga 是如何对待这一切,她是一个很强大的女人,而盖尔扮演的总指挥是一个受过教育者,学过外交,做事非常周到,很有知识分子气质。我想他是支持我们的人,我们可以看出他最聪明,因为见面的时候,他是那个总能问出恰当和正确问题的人,比如说一直试探我们的立场,是否会拍一部有损他们形象的影片,和他的谈话对我们在《黄蜂网络》中展示他们如何运作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而扮演佩内洛普丈夫的瑞雷则对我们始终持怀疑态度。

明星和导演:明星带给导演和影片太多,应该考虑如何回报

新浪娱乐:可以谈谈你和盖儿·加西亚·贝纳尔的第一次合作吗?

阿萨亚斯:我太爱这家伙了,你怎么能不喜欢上他?如此慷慨如此有趣如此可爱的一个人!之前我们在各种社交场合见过几次面,我一直想有一个好的角色和他合作,我知道他现在是拉美演员中最优秀的一员之一。拍摄这部电影的日程对接非常不容易,贝尔纳作为演员、现在还是导演的工作非常忙,但是我们还是协调确认下来,你可以想象我们在资金困难之外,需要处理在古巴遇到的种种困难,还要同时协调五位主要明星演员的日程表也多艰难!

新浪娱乐:拍摄一部真实事件的影片,和当事人见面会不会对导演对角色的客观塑造产生影响?

阿萨亚斯:是的,完全同意。这是一个问题,记得拍摄《卡洛斯》的时候,我选择不去和真人见面,因为我想他不是一个令人愉快的人,如果我见了真人,也许就不想拍这部片了。这一次不同,我们并不需要谈论那些嘲讽的暴力、恐怖,这里聚焦的是那些为了某个想法而甘愿承担风险,牺牲自己的个人生活,受到不公正的法律制裁,在监狱度过漫长时间的个体人物。

新浪娱乐:这是你和其中男主角之一埃德加·拉米雷兹再次合作,我们经常会看到你和拍过片的演员又合作,你对挑选演员有什么具体的要求吗?

阿萨亚斯:拍摄《卡洛斯》的时候和埃德加认识,后来他来巴黎,我们在一起度过很多时间,成为很好的朋友。我喜欢他,很高兴可以和他再次在片场重逢。我不想再把他变成卡洛斯,我希望拍摄一部电影,他在里面的角色和之前完全不同。之前和克莉丝汀·斯图尔特也是这样,拍摄《私人采购员》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拍摄《锡尔斯玛利亚》我对自己和她的合作很有挫折感,我希望给她更多的时间和空间,更多的角色延展,我们之前没有做到的一些更有野心的表演。你知道和电影明星工作,她们给你的电影带来很多东西,因为她们将自己和观众非常特殊的联系带到你的电影中,因为某个原因,观众认可你,被你或者你的电影吸引,你也成为明星。由此提出的问题就是,作为回报你能带给他们什么?我个人觉得就是应该提供给他们发现更广阔天地的机会,展示他们有比以前更多的可能性。具体到克莉丝汀的例子,就是让她拥有比在好莱坞任何电影的拍摄现场都更多的自由。

新浪娱乐:影片会在古巴放映吗,对方有没有提出要求?

阿萨亚斯:我没有任何这方面的消息。不过我想他们是想第一时间看到这部电影的,对我应该是还没有真正的信任。(刘敏 )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