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娱乐

《七月与安生》编剧亲述如何成为陈可辛班底

摘要: 《七月与安生》、《喜欢你》的核心编剧之一许伊萌,分享了如何在走过低谷之后,成为陈可辛班底的历程。

新浪娱乐讯 5月18日,云莱坞·中国新编剧第一期季度赛决出首位季度冠军,知名编剧董润年[微博]、张冀与陈舒作为评委现场点评。

当天,《七月与安生》、《喜欢你》的核心编剧之一许伊萌,分享了如何在走过低谷之后,成为陈可辛班底的历程,她透露在《喜欢你》的编剧过程中几度崩溃,后来在《七月与安生》创作中,甚至与搭档李媛吵得特别惨烈,又哭又喊各种崩溃,最后还要抱在一起互相安慰。

在最低谷的时候,遇见陈可辛,成为《七月与安生》编剧

许伊萌的大学专业与编剧并无关系,毕业后,因为向往娱乐圈,她去做了一名电视编导,人生中第一个采访对象就是陈可辛,那时候她还没有毕业,紧张又兴奋。很多年后,许伊萌成为陈可辛班底时,讲起这件事,陈可辛微笑地看着她,透露出根本不记得这件事的眼神。

当了一段时间编导后,许伊萌成为了电影宣传,过程中读到了几个特别烂的剧本,烂到她自己有信心去做编剧了,她就理直气壮地向老板辞职,说要做编剧。老板冷笑三声:“你太天真了,编剧有那么好当吗?你这么不切实际,跟前几个与刚刚辞职的李媛一样。”后来,李媛成为了她的编剧搭档,两人共同创作了《七月与安生》、《喜欢你》的剧本。

不过,当时辞职后的许伊萌,并不知道怎么去做编剧,“当时没有云莱坞这样的平台。”于是,许伊萌打算曲线救国,去影视公司当剧本策划,但所有人看到她的简历后都让她留下来做宣传。

直到有一天,许伊萌面试一家不是很大的影视公司,制片人告诉她,想当编剧就直接去做,不要想着曲线救国。

许伊萌觉得她的话有道理,于是就去电影学院报了个进修班,后来,许伊萌签下的第一份编剧合同,制片方就是当年这位“一言惊醒梦中人”的制片人。

不过遗憾的是,这人生第一份编剧工作的项目,最终没有成,其后的两年时间里,许伊萌遇到的所有项目也都没有成,“没有一个项目进入到初稿的阶段。后来终于变成初稿编剧,然后也经历过一个剧本写7、8稿,每个故事每一稿完全不一样,也经历过一个项目马上要开拍了,可是在头一个月制片方又说不做了……”

在低谷之后,因为《喜欢你》这个剧本,许伊萌认识了陈可辛,由于《七月与安生》先拍,后期需要现场编剧,许伊萌又和李媛去写了《七月与安生》,终于有作品面世。

曾写到近乎自闭,她明白,编剧要有远离人群的勇气

在电影学院学编剧时,许伊萌的老师曾经问她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问我,你想当作家还是想当编剧?我说编剧;她说你想当电视剧编剧还是电影编剧?我说电影编剧;他说,一年之内没有办法因为做编剧获得任何经济收入,可不可以支持你现在就做?我说应该可以,他说你现在可以开始你的故事。”这三个问题确定了许伊萌做编剧的决心。

在许伊萌看来,剧本不是写出来的,是改出来的,什么时候算一个剧本真正改完了呢?两个时间。一个是戏拍完的时候,一个是这个项目黄了的时候。但是非常遗憾的是,这两个时间点全部不由编剧说了算,这一点非常可悲。

许伊萌说,她曾经很努力很努力想写出一部能拍出来的电影,于是她闭关在家里两三个月,没有怎么出去见人。突然有一天她发现自己要过生日,就打电话邀请朋友给她过生日。

结果那天晚上,许伊萌说话不超过10句,她的朋友很崩溃,他们劝许伊萌不能这么写下去,担心她这样写下去得自闭症了。“我对那段生活产生困惑,我不确定这样对不对,我对我人生中的改变感到很怀疑。”

有一天,许伊萌看到了《亲爱的》编剧张冀的采访,他在采访里说一句话,给她留下来深刻的印象。印象特别深:编剧要有远离人群的勇气。许伊萌说:“那句话就像一根定海神针一样扎在我心里,我一下觉得放松了,也不困惑了,因为我这样没有什么不对,我之所以发生改变,之所以有这样的困惑,(因为)我已经是一名编剧了。”

编剧有如舞女,满足客人还要保住底线

许伊萌说,她以前在公司是让人头疼的员工,当她发现周围的人不喜欢,会戴上耳机自己去吃饭,但当她成为编剧之后,“我发现这样是不可以的,不管我对面坐的人多么讨厌,他的话我多么不认同,他对我剧本意见多么有意见,我没有办法戴上耳机,也没办法说你怎么说都对。你如果跟组了,会发现真的能遇上这种事,压力大到明天拍你今天写的戏,你很容易妥协的。但是因为你对自己剧本的坚持,你不能允许自己这样做。”

“那个时候一个香港编剧朋友跟我讲的,虽然说略有粗俗,但非常贴切,他说:编剧这个职业就像舞女一样,你要尽可能满足所有客人的要求,然后还要努力地保守住自己的底线。对,编剧就是这么一个很悲催的职业。”

许伊萌有《七月与安生》、《喜欢你》两次跟组的经历。《喜欢你》是很轻松的电影,拍摄过程也非常愉快,但跟组的几个月,许伊萌流过的眼泪比这一两年加起来还要多。

“原因就是,写爱情片你必须要把自己的爱情观完全袒露出来,当所有人都在做这样一件事情时,你会发现这变成了贴标签的游戏。我说你是直男癌,他说我是公主病,最恐怖他跟我说你其实根本不懂爱情。这不是最痛苦的,最痛苦的是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好像真的不懂爱情。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会发现好像原本我3-5天才能消化的情绪,可能变成3-5个小时就消化了,甚至在那种压力下3-5分钟就可以冷静地思考,(因为)我要想出什么样的方式方法解决这个问题,而不是沉浸在语言的打击和情绪的低潮里。”

《七月与安生》的跟组编剧工作更是许伊萌不愿回忆的:“大家可以想象屏幕上两个女生怎么吵怎么撕,私底下我和我的搭档李媛就是怎么吵怎么撕的,特别惨烈,又哭又喊各种崩溃,最后还要抱在一起互相安慰。

但许伊萌也表示,做编剧也带给了她“福利”:“我发现了一些以前自己不知道的性格,一些刻意隐藏的脆弱,现在坦然承认这些脆弱,接受它们,把它们好好保护起来,当成创作上的一笔财富。”(阿辉/文)

加载中...